第3539章:番外篇之黄龙重宝:英雄无尽数、回首夕阳下(1 / 1)

南宋第一卧底 龙渊 1006 字 8天前

很快沈小虎就发现,他已经无法再牵着敌人的鼻子走了,而是被敌人像三四个壮汉撵一只鸭子一样,前进的方向自己完全没办法决定。

再向东北疾驰了一夜之后,现在他被后面的一千追兵堵着屁股撵上来,奔跑的方向只有正北。

在那前边虽然也是混同江,但是等他赶到江岸上的时候,距离他的地图上给卫开阳画下的那个会合点,会差不多相差好几十里远。

也就是说,他被撵向了混同江上游,而卫开阳的部队和他保持着并肩而行的向北方向,走的是混同江的下游。

他们两支队伍是齐头并进走得两条平行线,无论如何也汇合不到一起!“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通过小泥鳅王轩嘴里哼唱的这首歌说明,这个机灵的小子也搞清楚了他们目前面对的形势。

撇了一眼没心没肺在那里哼着歌的王轩,沈小虎没好气地直翻白眼。

此刻在沈小虎的心里,已经慢慢勾勒出了在这片广袤的地图上,各支部队的态势。

根据他的猜想,接下来这一白天就是最终决定胜负的时刻。

以目前的情况判断,最好的结局就是卫开阳能坚持到混同江边,然后他把所有的黄金倒到江水里。

在这之后,卫开阳或许能带着一部分特战队员,利用大车做成的木筏沿江漂流而下,要是他们这支队伍能活下一半人来,那他们就能算是极其幸运了。

至于说其他人的下场,沈小虎现在不敢想,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绝望也没用,跳着脚懊悔也是无济于事。

整个黄龙府寻宝行动,他们这支夺宝小组真是一步一个坎儿,步步荆棘!“他娘的这幸运女神,什么时候能朝我也掀一回裙子呢?”

到了一处高高的山梁上,沈小虎跳下战马,飞快地在道路两边平坦的草丛里用手榴弹布置诡雷。

“饮马!把吃的喝的尽量多喂!”

沈小虎一边忙活着手中的钢丝和手榴弹,一边向着身后的战士们大声吼道:“然后把武器弹药、水壶和一天的干粮留下,其他所有的装备给我找个山沟扔进去,咱们轻装前进,越快越好,能活一个是一个!……这一边沈小虎率领战士们扔掉了全部辎重,只留下武器弹药,准备开始最后的亡命狂奔。

而他东面的百十里外,卫开阳的境遇则是更加艰难,这小子还带着大批宝藏呢!现在的卫开阳是跑也跑不快,打也打不过,放弃还放弃不得。

真是百般煎熬,憋屈万分。

经过了半夜和一上午的狂奔,他们这支运宝队一共才走出来没多远,可是后面的追兵却是越来越近。

眼看着就要追上他们了!这个时候就看出,统帅派人绘制的精密地图,有着多大的威力了。

卫开阳通过道路两旁的山川地势,可以随时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位置,还有前面会遇到怎样的地形。

这对于一只逃跑的队伍来说,可以说是仅有的一点优势了。

此时卫开阳率领的车队,正在翻越一道险峻狭长的山岭。

这条名叫柳条山的山脉地势险峻,往两侧延伸出去的山岭也长达数十里。

既不怕强攻又不用担心敌人迂回抄袭后路,是个绝佳的阻击阵地。

卫开阳随即便放下了五十人的特战队员,在大路穿过柳条山的山口处准备阻击阵地。

他原本打算自己留下来跟着部队打阻击,所以就计划让特战队指挥官余九郎留下,让另一位指挥官赵金锭带领大车队继续出发。

卫开阳考虑得很周到,这支留下来的阻击部队能不能活着回去,还是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即便他们都在这柳条山上战死了,带队的赵金锭经验丰富,执行战术异常灵活,带领全队依然没问题。

可是他的计划一说出来,立刻就遭到了大家的反对。

“你不能留下!望月长云首先急吼吼地说道:“你是先生的弟子,活下来比我们更有用!”

“她说得没错,”旁边的余九郎也冷静地说道:“卫先生和我们这些厮杀汉不一样,您是跟统帅学了大本事的人,怎么可以死在这个小山沟子里?”

“临阵脱逃,那我还配做先生的学生?”

听到这话,卫开阳一边看着远处蒙古追兵战马扬起的烟尘,一边淡淡说道:“余九哥你怎么不想想?”

“在这里打阻击容易,想要战死更是没什么难的,可是你们完成了阻敌任务之后要是没了我,你们还能撤得下去吗?”

“蒙古人来去如风,你们阻击小队离开了这个险峻的地形,还没等跑到山脚下就会被敌人包围。

除了我卫开阳的诡雷,谁能拦得住蒙古人的两千大军?”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的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阻击小队在蒙古人的压力下镇守山口的场面,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

人家说得对,在那样的情况之下要是没了卫开阳这个炸弹狂魔,这支阻击小队一个人也别想撤下来!于是大家也只好同意,让队长留下来和战士们一起打阻击。

说实话,此时的众人都对卫开阳钦佩至极,这个看似炸弹疯子的年轻人,还真不愧是统帅的弟子!他不但危机来临之际,周身上下都带着一股英雄气,而且威严足以服众,身上更是散发着一股独特的魅力,让人见之不由心折。

在这之后,赵金锭却又走过来说:“队长,让我和余九郎换换呗,我留下,让九郎带队往北。”

“为什么?”

“不行!”

卫开阳和余九郎同时出声,俩人都没同意。

“你先闭嘴!”

这时的赵金锭指着余九郎,对卫开阳说道:“这小子在当海匪的时候外号叫做顶潮虾,水性天下少有。”

“更何况他年轻力壮,体力耐力都远胜与我。

要是到了混同江咱们泅渡逃生的时候,让这小子带着沉下黄金的地图逃出去,他来做这件事,比我要有把握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