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剑仙(1 / 1)

杨翼飞见四人拦住去路,在他们数丈外站定,仰头看着几人,和和气气的道:“各位可否让让?在下要上山。”

沙通天双目一瞪,本就凸出的眼珠更显暴突,倒也有那么几分吓人的狰狞之意,“你是何人?可是与那牛鼻子老道一起的?”

丘处机闻言正待开口,却眼珠一转,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那青年口气甚大,却不知其本领如何,此时正好看看。

不过他怕杨翼飞被四人所害,故拔出背后长剑,抢上几步,站到了杨翼飞身后半丈处,若有不测,他也好及时救援。

杨翼飞微微一笑,依旧和和气气的道:“在下与丘道长并不相识,只是方才在道左相逢,若非几位叫出他的姓名,在下甚至到现在都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长春真人,在下只是想上华山而已。”

沙通天冷哼道:“既然并非与丘处机一道,我等可饶你一命,但是此路不通,要上去你要么另寻他路,要么就给我滚下华山。”

杨翼飞认真问道:“当真不能通融?”

沙通天身旁的三头蛟怒喝道:“我师兄肯饶你一命,已是大发慈悲,再敢啰嗦,定将你打下深谷,教你尸骨无存。”

杨翼飞叹了口气,无奈的道:“好吧!明白了,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锵”

这句话一落,杨翼飞双目骤然一凝,他身后的丘处机骇然看到,杨翼飞只是手捏剑指,虚虚一引,他背后那把造型古朴的青铜长剑便冲天而起。

所有人都被那飞至半空的长剑吸引了目光,然而下一刻,只见杨翼飞剑指向着对面一划,天上那把青铜剑便灵活的打了个转,划过一道半弧,剑尖对着山道尽头的四人,从山道外的半空横向飞射而去。

“嗤”

“呃……咯……咯……”

长剑射向四人的瞬间,速度快到了丘处机无法理解的程度,只见得一道青芒闪过,沙通天等四人便纷纷捂着脖子,大张着嘴,双目圆睁的看着杨翼飞。

下一刻,他们捂住脖子的指缝间溢出了鲜血,发出几声不明意味的咯咯声,便接连向着深谷中栽了下去。

“锵”

青铜长剑自行飞回杨翼飞身后,准确无误的插回了鞘中,杨翼飞叹息着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是你们自己不珍惜,唉……”

说完便继续向前行去,洁白长衫的衣摆在山风吹拂下轻轻飘动,莫名的有了几分出尘之意。

“咕噜”

丘处机和郭靖暗自咽了口唾沫,互相对视一眼,他们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

郭靖颤声道:“道……道长,这是……什么手段?”

丘处机看着杨翼飞逐渐远去的背影,失神的喃喃道:“天下都游半日功,不须跨凤与乘龙。偶因博戏飞神剑,摧却终南第一峰。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

“这……这分明就是我全真祖师吕纯阳的剑仙之术啊!可这不是只是一个传说吗?”

“剑仙?这么说,那人……是个仙人吗?”郭靖也失神了。

丘处机沉默了,因为他答不上来,传说中剑仙可御剑而飞,游遍天下也仅需半日之功,可那位青年却并没有展现出相关神异,而是跟他们一样,一步步走上去。

若他当真是剑仙,何须如此徒步而行?直接御剑飞上去不就得了,也不必杀……等等,不对,莫非他就是为了斩杀这四个奸恶之辈,才故意选择走路的?

他此时想起了杨翼飞那句“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丘处机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是对的,脸色变幻不休,目光闪烁不定。

这世上真有剑仙,这意味着什么?他还说要驱逐鞑虏,推翻大宋朝廷,这又意味着什么?丘处机已经不敢想下去。

“哎呀……”郭靖一声惊呼,突然急了,“道长,七公和老顽童他们都已经上山,这位疑似剑仙的兄台不知是何来历,又为何上华山,我们快快上去,切莫让他们生出什么误会。”

丘处机心下苦涩,以对方那神鬼莫测的手段,若真个要动手,又有何人能阻止?他们跟上去又有什么用?

不过看对方并非什么滥杀之人,沙通天四人正如那人所说,乃是自作孽不可活,想必七公他们也不至于跟他起什么冲突。

但他也确实想要跟上去,他很想知道对方的来历,问问他这世上是否真的有剑仙,如果有,他们又隐居何处,为何自唐以后,除了吕祖外世间再未听闻出现过什么剑仙。

两人当即展开轻功,迅速向着山上奔去,然而奔上去一段距离后,两人哑然发现,对方竟依旧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往山上走。

丘处机目光闪了闪,神色很快坚定下来,快步追至杨翼飞身后,随即放慢了脚步,跟在杨翼飞身后缓步而行,开口道:“贫道丘处机,这位是郭靖,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杨翼飞头也不回的道:“在下杨翼飞,不知道长有何指教?”

丘处机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杨公子方才所使,可是全真道吕祖的剑仙之术?”

杨翼飞心下暗暗好笑,这家伙莫非是想让我跟全真教扯上什么关系?那你可真是想多了。

他脚步不停,随口道:“是剑仙之术,不过跟吕洞宾可没什么关系,他只是你们全真道的剑仙之祖,并非所有剑仙之祖,最早的剑仙,是轩辕黄帝。”

其实杨翼飞是想说通天教主的,可《封神演义》明朝才出现,说出来丘处机也不可能知道,所以他就干脆说了个谁都知道的人。

轩辕黄帝本就擅长剑法,轩辕剑更是古今闻名的神剑,他这样说,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反驳不了。

虽然杨翼飞的话说得有些不太客气,但丘处机却没有半分不满,也不敢有半分不满,“如此说来,杨公子是轩辕一脉,轩辕黄帝乃上古圣皇,难怪公子有重整河山,驱逐鞑虏之志。”

“只是不知除了杨公子,这世间可还有其他剑仙?”

杨翼飞终于顿住了脚步,他仰头望天,幽幽道:“不知道,因为在下也从未见过其他剑仙,道途漫漫,却只有我一个人走,这等孤寂,又有何人能懂?”